京都期货

民和财经网
>股票配资 > 财富人物 > 无人仓库普及, 分拣员会不会下岗

无人仓库普及, 分拣员会不会下岗

2020-03-03 00:18:30

京都期货作为一座2017年才正式建成的超大型仓库,京东物流北京亚洲一号仓库以北京为中心,辐射整个华北地区。为了避免完全使用传统的人力密集型方案,这座仓库在设计时就纳入了自动化机器的解决方案。

无人仓库普及, 分拣员会不会下岗(图1)

现在,这里主要有三种分拣方式,除了上面提到的传统人力方式和地狼外,还有更加先进的智能Shuttle,这个完全采用全自动流水线模式,货物和货筐自动在传送带上飞奔,人只需要在机器和屏幕上点一点按钮,每小时完成的订单量就能达到惊人的600单。

三种形态产生了三种对劳动力的使用模式:人工拣货仍然维持着最大规模的劳动力数量和输出,每天大概需要80人来处理5万个订单;地狼区大概有15个人,一天处理15000单左右;最先进的智能Shuttle一天只需要5个人就能完成12000单。机器带来的效率提升与人力成本和劳动强度的降低可见一斑。

京都期货作为“地狼仓”的负责人,好多同事都私下里求叶振章,想要调到地狼区来,“我可以站在这儿拣货,不用来回跑,这不是轻松多了?”而这正是技术变革带来的矛盾所在:人们都想在先进的技术环境下工作,因为这里的工作强度会轻一些;但先进的技术通常也意味着更低的人力需求。

京都期货“你觉得这些机器会抢了人的工作吗?”我问叶振章。“我觉得也会。”他回答道,但这样好像会显得自己的工作缺乏价值,他随即又补了一句,“但是它并不能完全替代。”

对于究竟是哪里不能替代,叶振章没给出答案。他的同事张玉锦倒是有自己的思考。

“之前我也会担心被替代,但是从另一方面考虑,就算有再先进的机器,它也需要人来操作对吧?也可以更高级一点,我来研究这个设备。”作为还没毕业的物流专业大四学生,在亚洲一号仓库实习的张玉锦已经看到了这个专业的就业危机,她也从某种程度上给出了新的方向。

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仓储物流相关企业之一,京东从2007年开始自建物流体系,最开始只有10个配送员。到了2016年,其配送条线的员工就增长到了6万人。

依赖人力扩张的自建物流体系,加快了配送速度,提升了用户体验,但传统的作业模式仍然无法高效支撑迅速增长的订单规模。

京都期货针对这个问题,京东在2016年成立了“X事业部”这个部门专门负责智能物流技术研发与应用。2017年10月,京东物流的全球首个全流程无人仓就在上海投入了。

根据其自己的说法,京东“无人仓”的存储效率是传统横梁货架(即传统人力仓)存储效率的10倍以上,并联机器人拣选速度可达3600次/小时,相当于传统人工的5~6倍。

作为X事业部地狼部分的研发人员,肖正的工作就是让地狼变得更好用、效率更高。“我的目标就是要解决多少订单量,要保证在所有场景下,地狼都不出问题,也不要有浪费。”肖正对本刊如此说道,至于是否要完全消除人在场景中存在的部分,也许是因为这个问题相对敏感,他没有正面回应。

无人仓库普及, 分拣员会不会下岗(图2)

京都期货当下,因为不同货物的不同属性,地狼和智能Shuttle这样的新技术还无法满足所有的需求,比如那些大小不一,形状不规范的货物仍然更适合传统人力拣选搬运。

但京东集团X事业部无人仓机器人中心产品经理董强曾说过,随着物流行业对提高物流效率、降低成本的要求越来越高,仓储的智能化与自动化将是大势所趋。

在这种技术不断进步的大背景下,尽管京东方面不断强调人和机器各司其职、协同完成物流作业的方式才是未来的主流,叶振章们也必须寻求自己更难以被替代的价值。

“学习”和“勤奋”成为了亘古不变的不二法门。在BOSS直聘的《2019人才资本趋势报告》中,他们就提醒称,若要做好迎接新技术的准备,就必须保持旺盛的学习兴趣和较强的学习能力,努力掌握新兴技能,或在已有技能基础上扩展关联技能。

刚来这边的时候,叶振章发现有些员工从人力区过来后,觉得有机器替我拣货,不用自己进去跑了,变得特别懒散,“手里有一个11点的订单,等了5分钟或10分钟,地狼也没有来,有的人就觉得你爱来不来,我就在原地等着”

京都期货叶振章觉得这样的态度迟早得被淘汰,他从进入地狼仓之后就开始尝试学习地狼的构造。“就像修车一样,你如果有兴趣,当你发现车突然不动了,你就会自己尝试去弄明白它,而不是直接送去4S店修。”他现在自称对地狼的硬件结构“还算很精通”一般的小问题他都能解决。

京都期货来京东之前是人员的王海霞现在也当上了地狼仓的一名小组长,她把这种转变称为“难了不会,会了不难”刚从人力区到地狼仓上班时,她看到这些满地跑的“小车”就觉得“特别懵”

这一年多时间,她遇到不明白的问题就在部门的微信群里发问。现在,除了也能对地狼进行基本的维修,之前没怎么用过电脑的她也把复杂的物流搞明白了,“哪里有异常了,哪个工作站压了单子,我都能直接从上了解得特别透彻”

在进入地狼仓前,叶振章到京东在广州的基地接受了一周的自动化培训。“专门有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京东未来的一些趋势,特别好。”

为此,“学习”是他们挂在嘴上最多的词,我在王海霞工作时抽空和她聊了一会儿,她在大约20分钟内说了15次“学习”在地狼仓干了一年多,叶振章和王海霞都从刚开始的惶恐变成了自信,他们的心得是,只要够努力,机器还远没到能完全取代人的时候。

无人仓库普及, 分拣员会不会下岗(图3)

在与机器共处的过程中,他们都想尽可能展现出自己的价值。刚刚用上地狼的时候,叶振章发现他们在工作台操作时会出现人等车的情况,就是当第一个货架完成走了之后,需要等大概两三秒钟第二个才到达,这使得地狼区的拣货效率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当时只能跟人力区持平。

叶振章把这个问题反馈给肖正,肖正的团队就给地狼加上了激光传感器的测距功能,当地狼行驶到工作站附近,它始终会跟着前一台地狼,保持着固定的距离,这样每个订单就节省了一秒钟的时间。“你别看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只提升了一秒,对于拣货来说,这让我们一小时至少提升了50单的效率。”

这种体力工作之外的贡献让叶振章极有成就感,他告诉我说,最近他们的更新了几次,加入了好几个他们反馈上去的新功能,“都是我们从实践中发现的问题”

肖正也配合说,如果仓库那边不反馈的话,他们坐在实验室里怎么也想不到要解决这样的问题。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地狼

地狼是汉族传说中生活在土中的一种怪物,外形像狗,跟其他怪物一样,修行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拥有人型的外表。《尸子》卷下:地中有犬,名曰地狼。